李沧人才网 - 提供专业面试问题及答案、面试技巧、助您成功面试!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职场 > 职业规划 > 正文

巴菲特儿子为何没有继承父业?

  “股神”沃伦·巴菲特之子、音乐家彼得· 巴菲特自传《做你自己》简体中文版日前出版。接受《第一财经日报》专访时,彼得·巴菲特坦言:“事实上,我和父亲做的是一件事——我们都在做自己热爱的事。

  3月14日晚,新世界出版社为《做你自己》简体中文版的出版举办酒会,来宾提议彼得·巴菲特现场演奏一首献给父亲的曲子,彼得与搭档、大提琴演奏家迈克即兴演奏的曲调沉静、明快,他们把这首曲子命名为《谢谢,沃伦!》。

  音乐之外,彼得透过文字深情回忆父母亲给予自己的美好童年。彼得认为,自己的幸运在于,童年时代,美国社会正经历高速发展,而父母给了他们一个稳定的家庭,这段生活安宁、恬淡。

  发现自己的兴趣,并且专注其中

  彼得出生在美国中西部的奥马哈小城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美国社会经历着高速发展,而奥马哈仍处在一个刚刚开始发展的城乡接合部。1958年,父亲花费31500美元买下一栋建于上世纪20年代初的老房子,与母亲儿时的家相隔两个街区,童年的很多时光在外祖父家中度过,他于是得以体验一种代际之间文化传递的可贵经历。

  外祖父是个迷恋阅读的人,“整个上午,外祖父坐在角落里阅读”,“一个人可以安宁至此”,这是外祖父留给彼得的印象。因为家庭氛围安稳、友善,孩子们对外面的世界怀抱满满的信任。彼得相信,“信任”是自己在家庭中汲取的最重要的价值。

  父母亲都热心公众事务,积极参与了上世纪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的民权运动,“父母从小就告诫我们,要做对社会有用的事,应尽力与人分享有价值的思想和行为”,不同之处在于,母亲关心的是具体的事务,而父亲的视野要宏观得多。

  很小的时候,彼得的母亲便鼓励子女与不同的人交往,在交往中,去了解不同的人背后不同的故事。当时,母亲在家中接待了来自欧洲和非洲的交换生,其中一个捷克的孩子和他们住了很长一段时间。成年后的彼得,回忆这段往事,便更深地领悟到教育的本质乃是“对人性的理解。这里的人性既包括我们自己隐秘的内心,也包括与我们迥然不同的那些人的动机和渴望”。

  对知识的寻求是教育带来的另一重乐趣。彼得记得,从小遇到陌生的事物,外祖父会说“查查看”,《维基百科》是孩子们最钟爱的一本书籍。直到今天,遇到不了解的事物,还是喜欢“查查看”。例如,最近查的“教育”一词,书上说“教育”来自拉丁语,本义是“看他能够产生什么”,“这与我们通常认为的教育是灌输截然相反”,彼得认真地解释,“教育”是他关心的话题。

  与母亲“贴近事物、了解事物”的生活观不同,父亲则乐于关心“更为宏观”的事物,大多数时间把自己关在屋里,研究《价值线》、《穆迪投资》之类的书籍和数以千计的公司及其股票统计分析。在彼得看来十分枯燥的课题,父亲却可以长时间心无旁骛地统计、分析,好比“僧人沉思禅经”。“专注”是父亲定格在彼得心里的形象,“近乎神圣的状态”,彼得说,父亲常常鼓励孩子们去发现自己的兴趣,并且专注其中。

  父母给予自己最重要的帮助不是金钱

  彼得的哥哥豪伊是个农场主兼摄影师,姐姐苏茜是家庭主妇,在奥马哈养育了两个了不起的孩子,而彼得则投身音乐创作,自己的一双孪生女儿是超市的营业员,两代人过着平凡的生活,看上去与“股神”开创的“天下”实在是极不相称。很多人也曾问彼得——为什么不去华尔街,继承父亲的事业?

  彼得在《做你自己》中写道:“富有的家长为子女铺路时,最常采用的方式就是让他们加入家族企业,或引导他们进入先辈的成功领域。”这种做法表面看来似乎是一种善意,不过,我们对这一现象进行深思,隐藏的问题就会浮出水面,“这些表面的善意到底扮演着怎样的角色?”“这是儿子的梦想,还是父亲的权威和对继承问题的考虑?”“真正的动机是想帮助儿女吗,还是为了跟权威的同事进行利益交换,从而重申自己的重要性?”一系列问题接踵而至。

  彼得记得,父亲常说的一句话是:有时你给孩子一把金汤匙,没准是把金匕首,“有能力的父母给子女的财产应该够做任何事,却远远不够无所事事”。在他看来,父母给予自己最重要的帮助不是金钱,而是对每个孩子的爱和充分尊重。

  19岁那年,彼得发现了自己的兴趣所在——从事音乐创作。从斯坦福大学辍学之后,彼得决心实践自己在音乐上的梦想。用音乐养活自己,是他必须面对的问题。当时,彼得把自己的公寓改造成一个小的录音棚,以每小时35美元的价格出租,同时接一些能够赚钱的广告音乐制作。

  接触了印第安文化之后,彼得为其音乐的丰富性和神秘内涵所倾倒,又为其边缘化的命运黯然,于是投身于以印第安音乐为素材的音乐剧《spirit》的创作,当彼得为制作《spirit》融资时,人们常常讶异,“你不是‘股神’的儿子吗?你需要的资金不是你父亲一张支票就能搞定的事吗?”但,彼得是这么说的:“父亲当时告诉我,你得自己去筹措资金,筹不到的最后10%,我会给你支票。”

  彼得曾为导演凯文·科斯特纳的《与狼共舞》创作了两分钟的配乐,“当时,因为没有多少电影配乐的经验,所以只有一小段被导演采用,非常遗憾。”谈论音乐时,彼得得以从“股神之子”的身份中抽离出来,他的遗憾是如此平凡。

词条:
上一篇:如何避免做出糟糕的职业决策 下一篇:二把手获取CEO信任的天条
与该文相关的文章

温馨提示:如果您对面试网有任何建议,请通过网站联系邮箱向我们反馈,感谢各位的建议与支持!